您现在的位置: 西湖文创>新闻公告>新闻

项氏兄弟电影:十年磨剑,打造网络电影IP的践行者

2018年05月29日
 
 

  编者按:像他们这样因为热爱而投身网络电影行业的从业者并不少见,但市场是残酷的:他们中的大多数在短短的四年内被替代、被淘汰。项氏兄弟是幸运的,他们的作品获得了大多数网络观众的认可:《降龙大师》在爱奇艺上线1天半就突破2000万点击量,上线1个月票房超过1600万,成为爱奇艺年度票房榜第四;《镇魂法师》在优酷网络院线分账行业冠军破3555万,创作网络院线分账金额纪录史新高;《齐天大圣万妖之城》优酷开年大戏怒破网络院线五大纪录,打破优酷首月票房分账纪录2494万,次月累计票房3729万再次刷新网络院线分账新纪录。那么作为“项氏兄弟电影”的创始人之一的老三项水柳,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专业之后,是怎样在网络大电影的浪潮中争做潮头!

  (接下来为访谈内容,Q为觅处创始人毛小悲,A为项氏兄弟影业的CEO项水柳。)

  因为热爱而投身

  Q:先问第一个问题,项氏兄弟电影团队至今也有十多年的时间,一直坚持在影视制作的方面,从一开始是做一些广告片,还有一些微电影,到后来是什么样的契机可以投入到真正制作电影上面?

   A:因为我们早期的时候,我们几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说未来可以自己拍一部自己的电影。当时我们概念中的电影就是拿龙标的院线电影,但是现实中院线电影对一个新团队来讲,其实是挺难的,它受很多客观条件的一些限制。还好那个时候互联网视频平台的出现,让我们有机会用最简单省钱的方式去拍一个短片,然后上传到这个平台上,让用户去点击。那最早期的时候,这个互联网视频内容是没有收益的

  Q:对,是微电影(风靡)的时候。

  A:对,那个时候还是短片,原创短片。微电影在它们后面。那时候拍原创短片还没有盈利方式。对于一个团队来讲,它还是要去解决一些现实问题——让团队活下去,所以我们选择去拍一下商业广告,从一开始接简单的宣传片到后面慢慢积累的客户和口碑可以接一些tvc,比如阿里巴巴,网易的游戏广告,东风日产的汽车广告等。然后挣来的钱,拿去拍自己的原创的东西,这样一步步走过来。

  初涉江湖厚积薄发的底气

  Q:大概是什么时候发现视频内容和原创的电影是可以走下去的?

  A:真正开始应该是在2015年。2015年爱奇艺推出一个概念,叫做网络电影--片长符合60分钟以上。就是网络用户会员付费点击的方式,只要会员完整看完6分钟以上的片段,影片就可以产生收益。当时我们也是看到了一些同行(也是做微电影的),然后也拍了一部网络长篇(电影),获得了不少的收益。然后我们原创的内容就开始在互联网上可以获得票房了,不一定是要到院线才有票房,我们就想,有这么好的机会干嘛不去做,而且我们早期也做了这么多年的积淀,也具备这样的能力,然后就决定去做了

   Q:也是在2015年的时候,众筹了60万,然后拍了第一部项氏自己的网络电影,而且据说当时这部刚上线不久,就获得了数百万的一个收入。你觉得当时是抓住了什么样的机遇?

   A:我们早期虽然说没有在做网络电影,但是做所有事情不管是原创短片还是微电影都是在为我们拍(网络电影)长篇做准备。算是顺势而为吧。

  十年磨一剑一鸣惊人的原因

   Q:也就是大概5、6年的积累,虽然没有在做电影,但是都有在积累一些素材和经验

  A:对,我觉得主要是经验吧!

   Q:从2015年到2018年三年的时间里,我们从几十万投入,上次说第一部(网络电影)是九天时间就赶着拍完了,到现在跟《四大名捕》这样子的IP合作。而且单部的投入都是上千万,而且还是系列的影片。这中间是一个什么样的蜕变过程?

  A:首先我是觉得经过每一次的实践我们团队在不断地在进步,自我要求也在不断的提高,所以制作周期,投资体量都在不断增加。其次是行业在不断的进步市场不断的规范化,粗制滥造的内容都不断在被淘汰,只有精品内容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票房的天花板也不断地被打破,也是让我们更有信心投入更多去生产更精致的影片。

  初心不改原始的创作态度

  Q:其实有很多网络大电影的制作团队,它们都是制作单部的电影也可以取得比较好的成绩,但是项氏兄弟电影其实一直在坚持做IP的矩阵、做IP电影的系列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A:我们在做网络电影之初,就希望通过系列(电影)这样的影视内容去培养一个属于自己的一个IP。因为从单部电影上来说,(它)虽然说可以在短时间那个可以受到很多关注,如果你没有持续的内容去做更新的话,可能观众就会把你忘记了。尤其在互联网这个时代,它内容的选择性太多了。如果说你在这个阶段,不去更新你的内容,可能(观众)他就跑到他另外一个喜欢的领域去了,所以我们也希望说在相对短的一个时间内能持续做新的东西出来。让之前关注到我们的人继续来关注我。

  Q:我们项氏兄弟电影其实是一个非常高产的团队,一年大概可以拍差不多有4、5部网络电影。保证高产和高品质同时是怎么样去把握这个内容,一直很受观众欢迎?

  A:首先就是在制作方面,我们觉得每一部一定要比上一部要更精致。第二个就是我们也会持续地去关注网络用户的一些反馈。比如说我们去看弹幕看评论你就会发现很多我们没有发现的这些问题,在从中去找到一些能突破的点,从这块去做突破。

  Q:可以举个例子吗,因为其实项氏电影有很多都是走诙谐搞笑路线的特点。这样的小点是如何去把握的,让观众每次都可以如此放松?

   A:首先是大家对于我们上市的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认同感,就是制作都挺好。可能在早期的时候制作得不错,但是在内容上故事上可能讲得不够流畅,这是我们从用户那反馈过来的,所以我们去做了很长时间的研究,提高讲故事的能力。如何让观众既能看到视觉上的体验,又能在故事上给他带来一些共鸣,或者带来一些欢乐,我们就结合我们小时候喜欢看那些老港片,大部分老港片都会有很强烈的喜剧色彩。你会发现里面人物特别生动,可能你没有记住整个故事讲什么,但你会记住这个人物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在后面在讲一些新的内容的时候,会非常注重刻画人物的个性,从人物的个性上去做一些突破。所以我们后面的新的一些片子,会发现我们在人设上还是会比较有意思的,先在人设上做设定,让人物先活起来,再去赋予给他好玩的故事。

  Q:这一点上,因为《四大名捕系列》已经被翻拍过很多的版本。项氏兄弟是有切入到一个全新的角度去做?

   A:是的,因为当时我们接到四大名捕这个案子的时候,首先他是一个武侠类型题材,然后早些时候香港电影也有很多武侠的题材,自然我们都会相对比较感兴趣。但是我们去做了一些分析,早期做的一些院线(电影)、电视剧,我们觉得它的内容还是太过于严肃。我们还是希望我们做的东西可以更轻松一些、娱乐一些,可以让更多观众关注,更喜欢这个四大名捕。 《四大名捕》小说本身有很多粉丝,他们肯定会去看和小说有关的影视化作品,但是还有很多是知道四大名捕,但是没有看过小说的,所以我们去做网络版的四大名捕的时候,希望可以给观众一个新的印象,在武侠的基础上加了一些喜剧的元素,再加一些魔幻的元素进去,可以让更多的观众去关注到这个全新的四大名捕上面。

  Q:项氏兄弟电影已经生根在网络电影上很多年,在全国范围内也是做到了行业头部。那么对于网络影视类IP来说,你认为它最重要的点在哪里?

   A:我个人认为一个好的IP肯定是会有一个共同的认知。就是观众对你的IP是要有认同感。不管你用什么内容形式去展现给观众看,不管是小说还是影视还是说动画,至少大家在看到这个内容的时候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共鸣,能产生共鸣的内容是才是具备价值的。所以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也是去做一些让大家产生共鸣的一些IP。

  项氏兄弟团队

  Q:接下来问一下团队的问题。项氏兄弟的四位合伙人,就是三兄弟加大嫂,其实有三位都是毕业于我们中国美术学院的。然后从一开始的分工合作到后面一点点蜕变自己的能力,都经历了哪些挑战?

  A:首先,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所以在各方面做事的默契度都还是比较强的。所以我们在创业之初,所以也是比较团结,这种效率也比较高。然后因为我们四个人当中,三个人是学艺术的,学艺术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可能表达得比较随性一些,就是更自我一点,比较注重自我的表达,所以在早期做的一些内容可能会更个人语言比较强,导致很多普通的观众他会看不懂。会有这种感觉,就是因为太多过于个人的表达,没有关注到受众这样的一个东西。

  所以我们在后期我们就会去做一些调整。在想我们拍的东西到底是给谁看的?是给自己做的,还是说给观众看的?后面想,我们未来做的电影肯定是要给普通大众去看的。那你做的电影一定要让观众们能够理解,那就是用他们能接受的一个方式去表达我们想表达的内容。这就是我们后期做的一些调整和改变。

  Q:在分工上面,三兄弟和大嫂是怎么负责的?

   A:在最早期的时候,我们只是大概地分了一下,秋良、河生,他俩就负责创作,导演和编剧,甚至是作词作曲,河生他是作词作曲这一块,然后我负责视觉这一块,像摄影、像美术,然后我大嫂她负责制片这一块。然后公司成立以后,包括团队不断扩大,然后我自己就把更多精力放在公司的运营上、规划上。然后他俩还是负责内容创作这一块的。然后我大嫂就继续做财务,包括做一些制片人的工作。

  Q:那其实水柳你的挑战是非常大,因为你其实是从公共艺术这样的纯艺术专业,一直要跨界做一个CEO做一个更偏投资人、偏市场的角色。

  A:对,其实我跟他们三个人差不多。只是说在性格方面,我会相对来讲比较喜欢对外去接触,所以就让我出来做这一块,在最早期的时候对我来讲还是好痛苦的,这个从创作人身份跳脱到一个很理性的一个工作上,去接触一些投资人,跟我们专业毫不相关,甚至偏金融方向的这一块的事。当时就是好痛苦,就有些专业名词我好像都没听过,因为像我这种理科比较弱的,学艺术理科都比较弱,自己听到这个财务、融资这一块就好头疼的。其实进入这块领域,那时候我是比较迷茫的。

   Q:后来怎么克服的?

  A:只能硬着头皮去见客户去见大量的资方去跟他们聊,通过在聊的这个过程中去学习,所以大概经历了半年到一年这样的时间间隔,数几十个这样的投资人,然后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融资,什么叫资本。

  对践行者们的建议

  Q:这个其实对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到这个层面的(践行者们),但是又在不断突破自己的(践行者们),是非常有借鉴的。那么很多还在初创团队(阶段)的创作人,也想自己做自己的原创影视。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A:我觉得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就是像我们一样就是去实践,就直接去做。然后不要去一直去等机会,或者是去一直在思考,应该就是想做什么,你觉得可以做那就去做。在实践的过程中去学习,不断地去尝试、去探索,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对比较漫长的一个过程。但是你会发现当你失败过一次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成长特别多。这是我们几个人就是按照这条路去走,所以我们走得比较长时间,一直在摸索。

   Q:这个其实也需要很多的条件因素的,毕竟团队、经验还有资源都要有要求,那如果这些都还不是很具备的话,如何去做?

   A:这就是我想讲的第二条,第二个方向就是去找一个觉得你要走的那个方向的领域,找一个好的公司或找一个好的老师,去跟他学习,然后去实践,参与到每个项目,每个环节里面去。如果有人带你的话,肯定会走得相对会快一些,可能更快找到自己的一个方向。

  Q:今天非常感谢项氏兄弟的水柳为我们带来非常精彩,然后干货满满的分享。谢谢大家,拜拜。

  A:拜拜。

  项水柳即将现场分享

  “中国美术学院IP践行者大会”

  5月28日,下午6点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

  活动简介与参与报名https://www.rrxiu.net/view-lzeuhl